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兵役制度名词 >

深度)韩国义务兵役制“冷战活化石”

发布时间:2019-07-25 12: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近期,围绕韩国电子竞技选手李相赫会否因明年将服兵役而从电子竞技界引退的争论,在网上掀起了一阵波澜。这也将如今仍然坚持强制性征兵的韩国义务兵役制,推到众人的视野之中。人们不禁要问,作为“冷战遗产”的征兵制度,还能在韩国存在多久?

  韩国军队(正式名称是“大韩民国国军”)几乎是与韩国国家同时诞生的。二战后,朝鲜半岛陷入南北分裂状态。南方的韩国政府于1948年8月15日成立,第二天就正式宣布创建了自己的军队。1949年8月6日,韩国当局颁布了第一部《兵役法》,同年9月1日,设置了陆军本部直属的市、道兵事区司令部,负责兵员征集工作。不过,当时的韩国军队规模并不大。1950年6月,拥有2100万人口的韩国,军队人数尚不足10万。

  在朝鲜战争中,韩国军队损失惨重。为补充兵力,韩国甚至一度采取了拉壮丁的方式。1951年5月,韩国修订《兵役法》,实施义务兵役制,军队人数急速膨胀,朝鲜战争停战时已达55万,1954年更是扩充至65万人。

  到了今天,尽管冷战已经结束了20多年,但“三八线”仍处于剑拔弩张的紧张对峙中,因而,韩国依然保持一支庞大的常备军,成为世界罕见的“冷战活化石”。现在的韩国军队包括:陆军、空军和海军三个军种。以2016年为例,现役总兵力大约63万人。其中,陆军49.5 万人,空军 6.5 万人,海军7万人(包括海军陆战队2.8万人)。在准军事部队中服役的现役人员,有4500人。预备役人员450万人,预备役准军事部队多达300万人。按照2016年底韩国人口总数5092万计算,其武装力量总规模达到 813万,约占全国人口16%!(编注:数据来自《中国经贸导刊》2017年13期《针尖对麦芒-朝鲜半岛军事力量透视》,并参照英文维基百科)因此,韩国堪称不折不扣的“军营国家”。

  根据《大韩民国宪法》第39条的规定,人民应在法令规定下保卫国家,《兵役法》依据宪法精神制定。韩国《兵役法》规定,18至35岁的韩国男性,应根据宪法与《兵役法》规定诚实地履行兵役义务,服役期限根据不同军种而异(在服现役期间,如被判徒刑、监禁或拘留及离岗,时间不计入服现役时间):陆军与海军陆战队为21个月,海军为23个月,空军为24个月——时间之长,在发达国家中仅次于以色列与新加坡。

  出于征兵的需要,1970年8月20日,韩国国防部以外厅的形式成立了兵务厅。由兵务厅主管兵务行政,兵务厅长掌管征集、召集等兵务行政,有权根据总统命令委任地方兵务厅长,地方兵务厅长的命令或在兵员的分配中有违法或不当之处时,兵务厅长有权中止或取消其命令或行为。这一体制一直延续至今。

  为了让国民公平合理地尽兵役义务,韩国的兵役种类较多,分为现役、预备役(服完现役者编入预备役)、补充兵役(经征兵检查审定为可以服现役的人员,由于兵力需求未能批准为服现役者)、第一国民兵役(即义务兵役对象)和第二国民兵役(在战时可以担负军事支援任务者)五种。韩国男性有一个算一个,年满18岁,当年的1月1日即被编入第一国民役,年满19岁,则要前往兵务厅指定场所接受体检(逃避征兵检查及体检者,处六个月以内的徒刑),并按照身体情况分为七个等级,其中1至4级为合格的服现役对象。不过,兵务厅长可以根据兵员的需求、入伍计划的变动等,将服现役改为服补充兵役;5至7级为不合格,须编入第二国民役、免除兵役或再次接受身体检查等。那些符合条件的男性在年满20岁的当年,将会收到兵务厅的入伍通知,但如果是高等学校的在校学生,则可以延后入伍,在延期理由结束(即毕业)后,仍应在当年或下一年接受征兵检查、应征或应召。

  名义上,韩国青年投身军营虽然是履行“神圣的兵役义务”,但显而易见,长达两年多的服现役时间,给韩国年轻人的求学和就业带来很大的困扰。大学生为了入伍需要暂时休学,运动员在自己状态极佳时要暂停比赛,艺人们担心服役期满后会被粉丝遗忘……不仅如此,韩国军队中糟糕的人权状况,更让许多青年将参军视若危途。

  由于韩国军队在初创时期,曾吸收了大量原来在旧日本军队中服役的韩籍人员(譬如韩国前总统朴正熙,就毕业于东京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旧日本军队的习惯和传统对韩军产生了很大影响,比如,下级士兵必须听命于上级。这种情况下,打骂、体罚在军中成了家常便饭。数据显示,1980年至1995年5月,韩军在服役期间自杀、遭暴行致死的人共计8951人,年平均约577人。这意味着在无战事的情况下,三年要损失一个团。在韩军中,因殴打等虐兵行为立案的案例,2008年为1308起,2009年是1237起,2010年是1177起,2011年是1526起(编注:数据来自《世界知识》2013年第13期《韩国兵役制度:打造一个“军营国家”》)。由此可见,近年来,韩国军中的虐兵行为并未到遏制。因此,在韩国社会中,并不觉得当兵光荣,人们称那些能合法地被免兵役的人为“神的儿子”。这一称呼无疑承载了无限的羡慕之情。

  对于意图逃避兵役的韩国青年男子而言,最正大光明的办法当然是设法在兵役体检中拿到“不合格”报告。平足是一种脚部的畸形,长时间走路容易累。过去,平足的男性可免除服现役,于是有些不想服兵役的人专门找医院做平足手术。后来,韩国兵务厅修订了兵役准则,规定平足的人也要去服兵役,韩国平足的男性才大为减少。“学霸(在自然科学高等院校攻读博士学位)”们也可以选择用大脑为国家作贡献:去企业的研究院研发产品,这是国家允许的另一种形式的兵役。专门研究人员在有关部门从事五年义务研究,或者产业技术人员在有关部门从事三年义务工作,被视为服役结束。自然,拥有双重国籍也是一个手段,有的韩国妇女不惜花巨资到海外分娩,为的是得到出生地国籍,让孩子长大后有逃避兵役的选择。不过,对这些人来说,在年满18岁的3月31日前必须做出抉择:要么放弃韩国国籍以逃避兵役,要么保留韩国国籍,那就仍然需要服兵役。

  相比之下,另一些手段就显得有些“可遇不可求”了。譬如现役兵入营对象,因父亲或兄弟战死、殉职或因战、因公致残,可照顾一人按志愿服补充兵役——相信没多少人愿意摊上这种“豁免”。

  此外,韩国目前的征兵法律还规定,奥运会奖牌获得者与亚运会金牌获得者可免服兵役。他们只需进行为期四周的基础军事训练,并继续运动生涯34个月。之后,他们被自动列入预备役。譬如,在2012年夏季奥运会获得铜牌的游泳运动员朴泰桓,就于2012年10月4日,到位于忠清南道的新兵训练营报到并完成了四周军训,随后又回到了赛场。对于不是奥运(亚运)项目或者无法获得奖牌的韩国运动员而言,有些幸运儿也能被免除兵役。譬如,在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中,韩国男子足球队队员实现了韩国乃至亚洲足球历史性的突破,淘汰世界劲旅意大利队打入四强,便获得了民族英雄的待遇,得以免除兵役。而著名围棋棋手,人称“石佛”的李昌镐,在1995年8月至9月入军营受训后,便以军人身份回到韩国棋院,如常训练、参赛、夺冠。直到1998年3月“现役”结束,李昌镐的兵役形如“放水”一般。

  不过,总的来说,韩国兵役制度执行起来仍是相当严格的,社会对不法逃避兵役者的容忍度很低。2004年底,以出演《蓝色生死恋》成名的演员宋承宪声称,自己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和高血压,并通过服用药物未通过征兵体检,引起舆论大哗。最后,宋承宪被迫公开道歉,并立即参军入伍。饱受争议的韩国义务兵役制度,未来能延续下去吗?从目前情况看,答案是相当悲观的。

  一方面,韩国军队现代化水平日益提高,而新型武器装备费用高昂,对韩军的军费构成越来越大的压力。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2017年度的韩国军费高达368亿美元,高居世界军费排行榜第10名。如果与近邻日本比的话,韩国等于是在以占日本(461亿美元)80%的军费,维持一支人数几乎是对方(24万人)三倍的军队,财政上的窘迫程度可想而知。为了给尖端武器的采购留出费用,可以想见,韩军在后勤供给、福利待遇等方面难免保障不力,影响官兵,尤其是士兵的士气。目前,韩国的人均月工资已达15000元人民币,但士兵们的月薪不足20万韩元左右(约合1000元人民币),远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即使将两年的薪金都积攒起来,也交不起大学一个学期的学费。不仅如此,吃饱吃好对于韩国士兵而言,也成为奢求。2014年韩国《中央日报》曾报道,韩国军人一顿饭的餐费为2144韩元(约合人民币12元),仅为首尔市中学生的一半。众所周知,韩国食品价格高是出了名的,大米约合人民币24元一公斤、石锅拌饭约合人民币28元一份……很难想象,一天6432韩元的伙食费,如何让每日体能消耗巨大的士兵得到足够的营养?更有甚者,闹禽流感时,韩国市场上卖不出去的鸡肉,闹疯牛病时人人嫌弃的牛肉,都统统被送到了兵营。不言而喻,在这种情况下,当局固然可以源源不断地向军队提供人力,但被征召者根本不可能体会到自身的价值,参军的热情只会越来越低。

  另一方面,韩国的人口形势,也向延续超过半个世纪的义务兵役制敲响了警钟。只以简单的数学计算就可以知道,要维持一支服役期在两年左右、数量超过60万的军队,每年需要征召30万左右的新兵。然而,韩国人口出生率自20 世纪70 年代以来持续下降,至近年基本维持在12‰左右,估计2065年以前亦将维持在16‰以下。随着生育率的一路走低,韩国每年出生的人口已从1960年的超过100万人锐减到2016年的40.6万人。与此相应,适龄征兵对象也出现逐步萎缩趋势。根据统计,韩国20岁男青年2014年为38万人(1995年韩国共出生71.5万名婴儿,超过一半是男性),2022年和2025年将分别降至25万和22万人。这对于计划在2022年将裁至52.2万规模的“大韩民国国军”而言,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能延长义务兵役期限。

  从军事角度看,韩军士兵的短期服役非常不利于骨干的保留和高技术装备的操作使用,但延长义务兵役期限在政治上是根本不可能的,对于任何敢于提出这个建议的政客而言,这都不啻是政治上的自杀。实际上,冷战结束后,韩国每届民选政府上台后,为了取悦选民,都把缩短服役年限(原本是三年)作为自己的亲民举措。未来能够维持如今的服役期限已属不易,谈何延长?

  为确保相对充足的兵员,韩国军方不得不不断放宽体检合格比例,计划2020 年之后放宽至90%的上限,严重超出76% 的安全比例。这显然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这种情况下,体质虚弱和有心理问题的人员被大量征召入伍,韩国军队内的自杀等安全事故发生几率无疑会大幅上升,而且即使将体检合格比例提升到100%,对于解决未来韩国兵源的绝对短缺也是无能为力的。因此,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韩国军队的兵源补充方式,将逐步向其他发达国家的军队靠拢,志愿兵役制将成为义务兵役制的重要补充,并最终取而代之。

http://petetracey.com/bingyizhidumingci/39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