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兵役制度 >

三国夹缝中的朝鲜半岛困局一言难尽的韩国兵役制度

发布时间:2019-06-03 11: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894年7月19日的夜晚,北洋水师平远舰缓缓驶出朝鲜仁川港,一路向西直奔威海。甲板上,一位矮个子中年男人望着黑漆漆的黄海,面色凝重。整整十二年前,同样在这片海域上,北洋水师多舰齐发,护送三千精兵东渡朝鲜平乱,海风荡荡,旌旗猎猎。

  矮个子当时是这支队伍中“前敌营务处”的负责人,那年他还不满23岁,雄心万丈,渴望成就一番大事。此一时彼一时,袁世凯不禁一声长叹。

  1864年,朝鲜国王李昪去世,由于没有儿子,王位被12岁的旁系王室李熙继承,李熙生父李昰应则掌控了治国大权,在朝鲜对这种太上皇有一个固定的称谓,大院君。

  随着李熙逐渐长大,娶妻纳妾,其中正室夫人闵妃由于能力出众,被李熙所倚重,权力逐渐落在了她的手里。此处必须解释一下国王的正室夫人为何叫妃子。

  自1392年朝鲜开国君主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自立为王开始,朝鲜就与当时的明朝确定了藩属关系,对大明(包括后来的大清)每年都要进贡,历任朝鲜国王登基时在程序上也必须接受大明(大清)皇帝的册封。故而,朝鲜的君主只可称王不可称帝,他的正宫妻子也不能称为皇后,只能叫妃子。

  闵妃势力越来越大,国王也已经成年,大院君李昰应不得不在1873年隐退,但栽在小小的儿媳妇手里,他的内心是不服的。

  当初大院君一言九鼎,他挑中了家世并不显赫的闵妃给儿子,本来就是担心如果娘家势力太大,儿媳妇会干预朝纲,没想到闵妃不靠背景不靠家族,只凭借个人奋斗就把国王牢牢捏在了手里,随后在宫斗中将公公一脚踹开。

  与思想保守的大院君不同,闵妃掌权后逐步开放朝鲜门户,这就引起了守旧派人士的不满。此外,闵妃用日本教官训练朝鲜新军,大批旧军受到排挤,不是裁撤就是欠饷,祸根就此埋下。

  1882年,旧军发动“壬午兵变”,部分市民也加入其中,大院君被认为是幕后指使。兵变队伍围困皇宫,杀掉多名闵妃的亲信,闵妃本人化妆成宫女才侥幸逃脱。

  国王见状只能服软,认可父亲重新出山掌权,大院君先宣布闵妃已死的假消息来平息众怒,随后下令不追究兵变士兵的责任,同时补发欠饷。汉城的局面得到了控制,似乎要风平浪静了。但有个问题,兵变中日本使馆被攻打,还死了13个日本人。

  日本驻朝鲜公使花房义质在混乱中逃走,回到日本后,他要求出兵攻打朝鲜。此刻日本已经开始明治维新,国力有所增强,对此事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但另一方面,那时的日本还不具备挑战大清的实力,因此只是派出1500名士兵跟随花房义质回到朝鲜,在距离汉城40公里的济物浦(现在的仁川)登陆驻扎,见机行事。

  消息传到中国,清政府也做出回应,提督吴长庆带兵六个营约3000人赴朝,平定事态。中日两国大军兵临汉城下,剑拔弩张,但三国之间到底打不打,谁打谁,怎么打,一切都是未知。日方首先有所动作,对朝方提出多条赔偿要求,大院君以要为闵妃筹备国葬为由,将具体的谈判事宜一再推后,双方处于僵持。

  中方随即登场,表示愿意居中调停。在与大院君多次会晤后,突然在大院君回访清军大营时将其逮捕,并由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用军舰秘密送往中国,软禁于保定(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的驻地)。

  而在朝鲜这边,吴长庆的人马迅速占领了汉城的所有城门以及王宫,大院君的手下被全部剪除,逃亡中的闵妃回归,参与兵变以及围攻日本使馆的士兵、平民均遭到清算。

  此刻中方控制局面,调停起来说话有分量,朝日双方也就握手言和,签署了《济物浦条约》,朝鲜方面除了惩治凶手、赔偿损失之外,还要允许日本派兵保护使馆,从此日本驻军朝鲜就有了依据。

  “壬午兵变”得以解决,但中日双方内部都有怨言。中方觉得给了日本太多好处,而日方的不满在于:此前中朝两国的藩属关系只存在于名分,中国对朝鲜的内政外交并没有太多干涉,现在则是大清军队驻扎汉城,无论国王还是闵妃都要看中方的脸色行事,大院君更是被关在中国,一次发生于日本与朝鲜之间的事件,结果是中国成了最大赢家。

  驻扎朝鲜期间,中方开始帮助朝方训练新军,负责人又是年轻的袁世凯,这段经历也为他后来凭借小站练兵起家奠定了基础。

  1883年底,中法战争爆发,朝廷调吴长庆回国,而他带领的六营士兵留下一半继续驻扎汉城,这三个营分别交给了吴兆有、张光前和袁世凯,吴兆有为总负责人。

  此时朝鲜国内活跃着一批“开化党人”,他们推崇日本的明治维新,因此主张联日排清,力争脱离中国控制,在朝鲜实施君主立宪制。

  中法开战后,大清军队的重心全面南移。此外,慈禧策动“甲申易枢”,罢免了以恭亲王奕訢为首的全部军机处大臣,清廷内部一片动荡,“开化党人”觉得时机成熟,在1884年12月发动了“甲申政变”。

  “开化党人”占领皇宫,杀掉多名“事大党”大臣(亲华派),随后胁迫国王写下召唤日本大使入宫护驾的谕旨,已经接替花房义质担任日本驻朝鲜公使的竹添进一郎凭借着这道谕旨,带领日本军队大摇大摆进驻了王宫。

  消息传到清营,吴兆有、张光前和袁世凯急忙商量对策,袁世凯力主带兵杀入宫内平定政变,但吴兆有、张光前认为事情重大,与日军交手很可能酿成国际争端,此外朝鲜国王在对方手里,投鼠忌器,所以只能先向国内汇报,等待指示。

  此刻中国国内已开始使用电报,但朝鲜和中国之间还只能书信往来,军情十万火急,靠书信怎么能行?到了第三天,袁世凯真急眼了,他提出如果事后上面追究,他愿意一人承担全部责任,这才说服了吴兆有和张光前,清军三个营直扑王宫,此外,朝鲜军中曾经被袁世凯训练过的队伍也加入其中。

  经过交火,日军败下阵来,王宫和国王重新被清军掌控,只上台三天的“开化党人”被清算,竹添进一郎逃回日本。

  腥风血雨之后,自然就要善后。1885年4月,李鸿章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分别代表中日两国签订《天津条约》,约定双方共同从朝鲜撤军,此外,将来任何一方出兵朝鲜都要告知对方。在这个协议里,中日两家平起平坐,中方与朝方的藩属关系名存实亡。

  得益于袁世凯的当机立断,中方在甲申事件里大获全胜,为何却签了如此窝囊的协议?

  没办法,从近处说,日方抓住中法战争的时机,算准了大清军队无力在南北两线同时开战;从远处说,西方列强都对朝鲜半岛有浓厚兴趣,大清想凭借一己之力完全掌控朝鲜有很大难度,那么在一百多年前的国人看来,同为东亚儒家文化圈的日本人起码比黄头发蓝眼珠的大鼻子顺眼,所以宁可与日本分享朝鲜,也不愿便宜了洋鬼子。

  更关键的一点是,此刻的日本虽然有崛起的势头,但实力尚无法威慑到中国本土,因此不足为惧,不如以夷制夷,用来制衡一下西方列强。中日同时从朝鲜撤军,26岁的袁世凯则留了下来,担任大清“驻扎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大臣”,他自由出入朝鲜王宫,结交皇亲国戚,纳了三房朝鲜小妾,朝鲜的内政外交各种大事都事前与他商量,地位俨然监国。

  这样的好日子一晃又是十年,也就在这十年之内,日本的国力、军力突飞猛进,超出了大清人的想象。1894年,朝鲜东学党起义,这是个民间的宗教组织,背后并没有军队或者朝中大臣的支持,与“壬午兵变”、“甲申政变”的性质完全不同,所以根本不算什么大事,中方按照朝鲜的请求出兵2000人来帮助平乱,并按照协议告知了日本政府。

  不料日本方面另有图谋,火速出兵10000人登陆朝鲜,摆出了与中方决战的姿态。袁世凯终于明白大事不妙,他从汉城化妆出逃到仁川港,随后乘船回国。在朝鲜半岛的十多年苦心经营,都成了过眼云烟。

  数日后,甲午战争爆发,大清失败,李鸿章与伊藤博文九年之后再次坐到谈判桌前,签订《马关条约》,条约中的第一款就是废除中朝之间的藩属国关系。长达五百余年的一段历史,就此终结。

  中国从朝鲜半岛的出局,并没带来日本对此地的完全掌控,因为俄国人又来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俄罗斯对大清趁火打劫,通过《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占据了乌苏里江以东的大片土地,从而获得了与朝鲜半岛十余公里的边境线(以图门江为界隔江相望),这样俄国就可以用边境安全为理由介入朝鲜事务。

  在《马关条约》里,中国除了向日本割让台湾,还要割让辽东半岛。协约签订后,俄国、德国、法国三家出面,联手逼迫日本放弃辽东半岛,也就是所谓的“三国干涉还辽”。无利不起早,俄国则是获得了在中国东北修建铁路的权利,并且以租借方式占有了旅顺和大连。

  为了在亚太地区获得更广阔的战略空间,俄罗斯的军舰必须拥有更多的不冻港,于是在旅大之后,朝鲜半岛上的元山港、釜山港、马山港也都纳入了俄国人的计划。再看朝鲜这边,甲午战争期间,日本人扶持被中国放回的大院君重新执政,但大院君对此并不热心,私下里还在同大清往来,日本只好放弃了他,权力又回到了闵妃之手。

  朝鲜虽然摆脱了大清藩属国的地位,但又被日本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令闵妃十分不安,于是朝鲜政坛上一派新的势力应运而生,他们广泛结交欧美列强、特别是俄罗斯来牵制日本。在俄罗斯驻朝公使馆附近的贞洞街上,有一个外交官经常聚会的贞洞俱乐部,因此这个新的派系也被称为“贞洞派”。

  “贞洞派”联俄抗日,其背后支持者闵妃就成了日本人的眼中钉。1895年10月8日,日本驻朝公使三浦梧楼策动“乙未事变”,由日本教官掌控的部分朝鲜军人以及日本浪人冲进王宫,杀掉闵妃并焚尸灭迹,随后又胁迫国王下旨废闵妃为庶人,制造她还活着只是被贬失势的假象。

  事发之后,俄、美等国怒不可遏,俄国立刻采取行动,将国王与太子李坧秘密接到俄国驻朝公使馆。之后整整一年,俄罗斯使馆就成为朝鲜事实上的王宫,国王在这里召见各部门大臣并发出指令,与“乙未事变”相关的亲日派遭到清算,“贞洞派”则纷纷上台,此事被称为“俄馆播迁”。

  不过,在自己国家还要寄人篱下,其后果可想而知,这一年里,朝鲜境内各种矿山、森林、铁路的开发建设权纷纷落入俄国之手。日本人着急了,向俄国提出建议,以朝鲜境内北纬38度划线(也就是后来著名的三八线),北面归你们随便玩,南边留给我们。

  占到便宜的俄国人对此肯定是不能答应,就在俄、日两国博弈之时,返回王宫的朝鲜国王做了一件事:国家改名为“大韩帝国”, 国王升格为皇帝,同时追封死去的闵妃为明成皇后。

  1900年,庚子事变爆发,八国联军进入中国,其中的俄罗斯更是趁机占领东北。《辛丑条约》签订后,拿到银子的各国纷纷撤军,唯独俄罗斯不肯从东北撤走,英美等国不满,他们决定支持日本来制约野心越来越大的俄国人。

  在“三国干涉还辽”时就憋了一口气的日本经过数年备战,军力再次提升,一直找机会与俄国算账,英美的助阵来得正是时候。1902年,《英日同盟条约》签订,美国虽然没有直接加盟,但也表态支持,有恃无恐的日本随即叫板俄国,要求谈判东北撤军问题。

  俄国人这次表示可以在朝鲜接受三八线的划分,但是对东北问题闭口不谈,试图用在朝鲜的让步换来对东北的占据,但此刻日本的胃口早就不是当年了,别说半个朝鲜,整个朝鲜都嫌少。

  谈不拢就只能打,日俄战争在1904年爆发。此前干涉还辽的俄德法三国里,德国与法国之间已经翻脸内斗,这两国虽然名义上依旧支持俄国,但也无力在远东给俄国具体的帮助,最终俄军无论陆战还是海战都以失败告终。

  1905年,日俄签订《朴茨茅斯条约》,俄国不仅承认日本在“大韩帝国”的特殊地位,更是将旅顺大连让出,此外,从长春到旅顺的南满铁路以及铁路周边的所有附属利益也要交给日本。

  换言之,日本不仅拿到了整个朝鲜(此时叫韩国更恰当),而且相当于在中国东北的长春又划出一条三八线,与俄国分庭抗礼。熏天赫地的日本人在1910年甚至撕下面具,干脆将韩国吞并,西方列强中也没人说什么了。流氓会武术,拳头是硬道理。

  1945年2月,黑海之滨的克里木半岛,早年俄国沙皇为夏天避暑所修建的雅尔塔皇宫内,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三人谈笑风生喷云吐雾,或香烟、或烟斗、或雪茄,烟雾缭绕中,其他国家的领土和命运不过是一枚小小的筹码。

  此时二战已接近尾声,日本依然顽强抵抗,美国虽胜券在握,但由于尚未研发成功,想让日本投降势必付出巨大的军队伤亡代价,罗斯福只好请苏军助战远东战场。当然,也必须给斯大林甜头,这就涉及到了蒙古、库页岛、北方四岛、中国东北等等。

  对于此刻还隶属在日本版图里的朝鲜半岛,大家也达成了共识,将来让其独立。到了7月16日,在美国试爆成功。8月6日广岛被炸,日本一片恐慌,斯大林急忙在8月8日对日宣战,并且立刻出兵中国东北以及朝鲜,美苏两强明面上都在打日本,暗中则是为战后远东的新秩序而较量。

  8月9日,再炸长崎;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手握的美国虽然占据上风,但此刻他们缺乏陆军大部队,无法迅速接收原日军占领的大片区域,而苏军除了控制东北全境,还占据了朝鲜半岛的北部,并且继续向南推进。

  美国随即向苏联提出要求:此前日本军队在朝鲜半岛的防区划分上,北纬38度以北归属关东军,38度线以南属东京大本营管辖,现在苏军应该只接收关东军的防区,将脚步停留在三八线。

  苏联则讨价还价,提出三八线应该一直延长到日本境内,那么北海道就应该被苏军占领,美国则只同意给苏联北方四岛,斯大林最终接受了美国的方案,苏军全部撤回三八线以北,将南部留给美国。北方四岛划给苏联是雅尔塔会议早就做出的约定,并非美国人做出让步,而斯大林此刻不再强硬,双方的谈判心态似乎也受到了的影响。

  二战全面结束后,按约定,朝鲜全境内通过选举产生一个新政府,同时美苏撤军。对于这个选举的监督,联合国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不过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苏联却认为,此时联合国被美国操纵,其立场并不中立,因此拒绝该小组进入三八线以北。

  于是选举只能在三八线日大韩民国成立,李承晚担任总统。一个月之后,三八线以北成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金日成担任最高领导人内阁首相。

  在美苏军队全部撤离朝鲜半岛之后,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指挥朝鲜军队越过三八线南下,韩国军队毫无抵抗力,全面溃退。联合国通过决议,以美军为主组成联合国军进入朝鲜半岛对抗金日成,南北双方的实力立刻逆转,但是中国的参战又将局面再次反转。

  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到了1953年7月27日,以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一方,以联合国军为一方,双方在板门店签订停战协议。自此,以三八线为界,南北朝鲜划线而治,冷战铁幕,笼罩东北亚。

  1948年韩国建国时曾经颁布《兵役法》,由于制度过于严格而被美国批评,随后在1950年3月修改为自愿服役,结果开战后被朝鲜军队打了个落花流水,美国只能吸取教训,支持韩国把《兵役法》改了回来,所有20岁至30岁(2018年改为28岁)的男性公民都强制服役,来保证韩国军队的规模。

  韩国的球星、艺人在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必须入伍参军,吃苦受罪不说,更是耽误赚钱,还会因为曝光少而降低人气。由于奥运会奖牌获得者以及亚运会金牌获得者可以免除兵役,韩国的男性运动员在这些赛事里往往拼了老命,比吃药还亢奋。

  韩国的兵役制度到底过分不过分,要看和谁比。韩国5100万的人口拥有军队63万,而中国军队不过两百万出头,美国、俄国、印度都是一百多万的军队,考虑到人口和国土面积因素,韩国的军人比例确实很高。

  不过就在三八线那边,奉行“先军政治”的朝鲜仅仅2500万的人口,却拥有军队119万。故而,只要想想上次战争的狼狈,韩国这边就不敢松懈。建立军队需要两大资源,一个兵源,一个经费,朝鲜GDP只有韩国的大约1/50,为了养活军队全国都要勒紧裤带,而韩国在经济上没有压力,剩下的问题就是要在兵源上予以保证,于是也就有了略显严格的兵役制度。

  当然,经过海湾战争之后,全世界都清楚未来的战争是高科技的比拼,而不是堆砌军人数量,只不过还有一个因素令韩国不能掉以轻心,那就是……统一。

  朝鲜半岛靠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让金氏家族放弃统治地位,与韩国竞选者一起参加选举,那是天方夜谭。靠战争统一的可能性也很小,朝韩一旦开打,中美俄难道袖手旁观?可是一旦搀和进来就预示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核武时代,谁也不会冒这个风险。

  那么统一就一点点可能性没有吗?朝鲜目前的稳定,全部维系在现任领导人个人身体健康的基础之上,一旦该领导人重病或者出了意外,朝鲜高层就会剧烈震荡,一切皆有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朝鲜军中的亲汉城将领开放三八线引韩国军队入境的可能性,也同样不排除军中的亲北京将领召唤中国军队再次跨过鸭绿江的可能性,至于更多的骑墙派肯定是左右观望、见机行事,而中、韩两军也会避免直接交火,于是很可能一条新的三八线诞生,新三八线以南纳入韩国,新三八线以北仍然是朝鲜,掌权者未必是金家,但一定是亲北京人士。

  对于韩国来说,这条新三八线越往北推,对自己越有利,这就需要韩国军队必须贮备足够覆盖到朝鲜半岛全境的兵力。很可能做了这手准备,但是机会等上几十年上百年都不来,但绝不可机会到来时因准备不足而缺乏应对,那将是千古罪人。

  朝鲜半岛位于中、日、俄三国之间的三岔路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岛国日本有大陆情结,需要以这里为踏板上岸;俄罗斯剑指太平洋,要从这里南下;而这里又是中国东北的门户,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二战之后,世界格局改变,日本成为美国打造的岛链中的一环,朝鲜半岛背后的博弈方也演变为中、美、苏新三国。随着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俄罗斯的重心是在欧洲抗衡步步紧逼的北约,中美之间的对垒依然是朝鲜半岛的背景,与当年一脉相承。

  作为朝鲜半岛的主人之一,北朝鲜光脚不怕穿鞋的,以核威胁做筹码,讹一笔是一笔。而南韩的角色最是复杂尴尬,北面邻居既是最大的威胁,又是血浓于水的骨肉同胞;身后的日本是同在美国大旗下的战略盟友,也是历史上有着血海深仇的死敌;中国是政治和军事上的潜在对立面,偏偏又是经济和贸易上的重要伙伴。

  说一千道一万,手里有钱,帐下有兵,心里才能有底。只不过如今是和平年代,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小白脸最受欢迎。阵阵熏风吹过,惟有暗香疏影,但如果你仔细闻闻,半个世纪甚至一个世纪前的硝烟,从未散尽。

http://petetracey.com/bingyizhidu/4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