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兵以静胜 >

《有话好好说》by蓝艾草-狐九易修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4 18:3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晓冰小说资讯 《有话好好说》by蓝艾草-狐九易修小说阅读

  近日大家都在看的一本叫做《有话好好说》的言情小说,是由著名网络写手蓝艾草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狐九易修,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剧情十分的新颖,节选《有话好好说》段落:易修似乎很是惊讶:“不是说乡下人淳朴吗?怎的北方乡下人竟如此蛮横不讲道理?我观邹先生读书不少,家中父母必然也是明理之人,他们竟容不下,也不知道这是北方哪个地方的?”

  邹浩德年纪跟易修差不多,皮肤白皙,比易修略矮一点,清瘦温和,戴着副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胡玖长的太过漂亮,他又不知底细,还当她是督军府的小姐,除了感叹她的模样与智商不成正比之外,还真没敢有别的想头。

  邹浩德带着一点不太明显的北方口音,似乎没想到能被易修听出来,只得硬着头皮承认:“是啊,在下是北方人。”他苦学南方口音,许多人都听不出来,易大帅心细如发过耳就知。

  易大帅对外向来一张阴沉沉的讨债脸,难得露出个笑脸来,对着邹浩德更是如此,面无表情问道:“不知道邹先生是北方哪个地方的?”

  邹浩德神色略有一点不自然:“在下的家乡是个小地方,北方一个小村镇,大帅定然没听过,实在不值得一提。”

  北方广袤,他并未说出确切的地名,但是易修听他的口音是北平口音,而他如果真是北平人,却故意模糊地名不敢提及,大约……说不定还真有点蹊跷。

  易修似乎对“北方的无名小村镇”来了兴趣,把玩着手里的派克金笔,漫不经心道:“来说说吧,说不定我听过呢。”

  邹浩德见他执意要追问,只得不情不愿的说:“我家乡叫陈家庄,庄上大部分人姓陈,我们家是外来户,时常被乡邻欺辱,等我长大之后全家便搬离了那里,故而……不常向人提起。”

  易修似乎很是惊讶:“不是说乡下人淳朴吗?怎的北方乡下人竟如此蛮横不讲道理?我观邹先生读书不少,家中父母必然也是明理之人,他们竟容不下,也不知道这是北方哪个地方的?”

  看情形,易大帅今日似乎对家庭教师的老家风土人情特别感兴趣,就连刘洋也在旁边帮腔:“大帅没去过北方乡下,倒是听个新鲜。”

  邹浩德本来心中略有不安,听到副官如此说,便放下心来,暗嘲自己疑神疑鬼,便将自己所知的北方下乡之事绘声绘色讲给易修听。

  他口才甚佳,更何况这些年有意训练,跟人聊天更是如沐春风,让人觉得眼前之人是个见多识广的读书人,与之聊天也是极为愉快的一件事情。

  邹浩德有心想攀上关系,想要努力抚平易大帅那张讨债脸,使尽了本领,连易大帅身边的副官都逗的连笑好几声,也才将将让易大帅唇角微弯,露出一点愉悦之色。

  他再次教女学生上课的时候,内心盘算着如何跟易大帅结交,便有心想要多打听些易修之事,亲切的问女学生:“你哥哥倒是很疼你啊?他平日是个怎么样的人?”

  胡玖印象之中的易修就是反复无常、暴躁易怒的人类,跟严肃……好像不沾边吧?

  这时节有钱人家的女儿很多都多才多艺,大帅府乃是地方的土皇帝,美貌而智商略有不足的小姐,自然是请个家庭教师来上课比较好,况且胡玖无论说话方式还是模样都透着天真不解世情,很容易糊弄的模样。

  他与胡玖并排坐在钢琴前面,热络的聊天,那只女鬼便飘浮在他身后瞪着一人一妖,忌惮而怨毒的盯着他们看,嘴里喃喃:“狗男女……”

  上一次邹浩德对胡玖的态度冷淡而礼貌,规规矩矩的,那女鬼也没说过话,今天一开口,胡玖便扭头瞅了她一眼,很不耻下问道:“狗男女是什么意思?”

  他面上堆笑,颇为耐心道:“小姐一直在大帅府,没听过外面的俚语也不奇怪,这是骂人的话,意思就是……就是男女之间不正当的关系。”

  于是当天下课,易修来问她今天钢琴课感受如何,她便鹦鹉学舌:“今天学的是狗男女……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大帅府里的佣人们是不敢在她面前嚼舌根的,而五姨太想要打造个优雅知书识理的儿媳妇,也不会随便在她面前说这些,而胡玖至今还弄不懂人情世故,对男女情*事似乎一窍不通,也不像会说这种话的小姑娘。

  胡玖乖巧一笑:“是邹先生说的呀。”那只女鬼跟他大有渊缘,自然也算在了他头上。

  没想到易大帅误会了,还当邹浩德哄着胡玖叫他哥哥,顿时怒不可遏:“他还说了什么?”当下打定主意,要把这个家庭教师辞退。

  胡玖都习惯了这只暴躁易怒的人类,而且很明显今天的钢琴课教师很不讨易大帅欢心,她就更要添柴加火,最好气的易修把人辞退,于是她似乎被他的模样吓到,声音低了八度,小声说:“……他还问大帅平日是个怎样的人?”

  能跑来大帅府做间谍,背后一定有人唆使,疑心病甚重的易大帅又改了主意,暂时不能辞退这个人,要揪出他背后的人。

  易修当下安抚她:“你先去上洋文课。”走到门口又想起一件事:“不要随便叫男人哥哥,特别是陌生的男人。”

  他哪里是什么小村镇长大的?分明是从小在北平城里长大的,只不过家里贫寒,本人却异常努力刻苦,从小成绩优异,倾举家之力供他读书。

  邹浩德很懂钻营之术,小时候就跑到教堂去打杂,英文与钢琴都是跟着教堂的英国牧师学的,成年之后在北平的一家女子学校也谋得了一份教员的工作,平日还兼职做洋文或者钢琴家庭教师。

  北平的穷教员大把,邹浩德能够出名,还是缘于他在当家庭老师的时候,引诱了北平首富的幼女孙曼丽。

  孙曼丽时年十六岁,还是个穿着校服天真烂漫对于爱情满怀憧憬的女学生,家庭教师温文尔雅又上进独立,待她如同女神,举止稳重有礼,与那些来往世家的纨绔们大为不同,于是她陷入了爱河。

  孙骁年听说女儿爱上了家庭教师,震怒非常,不但派人警告了邹浩德,辞退了他,还把孙曼丽锁在家中,强硬表示不会同意他们之间交往,让她死了这份心。

  深陷爱河的少女一颗心勇敢而无畏,孙曼丽偷偷从家里跑了出来,只身去找邹浩德,满怀着奔向新生活的希望,想要跟自己的家庭教师私奔,然而邹浩德想要的可不是个身无分文的孙曼丽,而是北平首富孙骁年的掌珠。

  他当时哄劝孙曼丽回去:“你深爱我,我亦深爱着你,然而我们不能一走了之。我不忍心让你因为我而伤害了家人,所以曼丽,如果你想我们永远在一起,就勇敢的回去说服父母,让他们同意我们的婚事!”

  孙骁年久在商场,什么人没见过?邹浩德的鬼话他一个字都不信,还开解女儿:“他根本就不是爱上你,而上爱上了你背后孙家的财富,这才让你回来劝我同意这门婚事,我做父亲的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受苦,自然要给你一笔丰厚的陪嫁,到时候他又是孙家的女婿,多合算的买卖曼丽,你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看,别被这个男人给骗了!”

  孙曼丽听不进去,只觉得孙骁年的每一句话都在诬蔑自己的爱情,以及自己深爱的男人,她激动的嚷嚷:“你只知道钱钱钱!在你的眼中,谁都是爱钱的?难道我就不值得浩德深爱?”

  他的二子三女之中,其余的儿女皆极为出众,唯独小女儿无论是容貌还是才智都远远及不上兄姐,放在普通人中也算出色,却被兄姐全面辗压,虽然全家都宠着她,但是久而久之生活在兄姐阴影下的孙曼丽内心还是隐隐自卑着的。

  当她拥有了一份“独一无二的爱情”,仿佛是长期自卑的内心获得了滋养,孙曼丽终于爆发出了不同寻常的坚定,无论谁来劝她都没能打消她要嫁给邹浩德的念头。

  她为了要挟孙骁年,爬上家中顶楼威胁要跳楼——原本只是威胁,想让父母屈从于她的坚定,没想到脚下一滑,丢了性命。

  北平送回来的消息说,孙曼丽是后脑勺着地,面色如生,但后脑勺破了个大洞,暗合了胡玖说过的生前长的挺漂亮,但死状甚惨之语。

http://petetracey.com/bingyijingsheng/25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