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兵以静胜 >

有话好好说by蓝艾草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3 03:4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易大帅对这个山里来的傻狍子越来越不能直视了,洗涮干净模样倒是不差,就是行为有点傻,不但没见过枪,连汽车也没坐过,他站在她身后,推了一下:“进去。”

  胡玖小心翼翼的坐了进去,模样谨慎,直等易修也上了车,发动机轰然作响,汽车开出去几米远,她整只狐还处于震惊状态:“腾……腾云驾雾这是什么厉害的坐骑?”

  易大帅已经对她时不时冒出来的傻话有点习惯了,沉思片刻,换成了她能懂的话:“这是我的坐骑!”

  汽车的速度不慢,而且椅子很舒服,胡玖艳羡非常:“真是个厉害的坐骑,只是……这是个什么兽?我以前从来也没见过。”

  刘洋扶着方向盘的手都快要笑到打滑了,为防笑出声,他死死忍着,听大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刘洋憋笑憋到内伤,汽车猛的颠簸了一下,胡玖毫无防备之下身体朝前窜了过去,还是易修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捞了回来。

  易大帅用手*枪与汽车震慑了土狍子胡玖,还带她在南城街上转悠了一圈,最后领着她去吃饭。

  易修出行身边从来都是警卫营的人,带着姑娘出门还是首次,今日不妨与《南城日报》的作者撞上了,对方见到他身边漂亮的女孩子,顿时激动不已,连饭也不吃了,想要突破警卫的封锁过来采访。

  易大帅最不耐烦同记者打交道,军政府对外公开的信息一般有专人与报社对接处理,用不着他亲自出面接待,况且比起常有花边新闻的易为民,易修除了工作,偶尔遛狗,还从来没有爆出过绯闻。

  没想到今天能够撞上从来没有爆出过风流韵事的易修带着女孩子出门,这个消息足可以震荡南城,给那些想要做督军府女主人的年轻姑娘们提个醒:易大帅并非对女人没兴趣,只是眼光比较挑而已。

  易修的眸子在记者面上随意扫过,知道这帮记者们的毛病,以前跟在易为民身边的时候,他爹没少被大写特写。

  不过对于易为民来说,男人的风流韵事也是权势之上的勋章,他不但不在意被记者拍到,每次看到自己携女伴出门见诸报端,还哈哈大笑,引以为繁忙公务之余的乐事。

  可惜易修继承掌权之后,无论是公事还是私生活都与亲爹大为不同,他更为厌烦混乱的男女关系,大部分时间都扑在公务上,私生活单调贫乏的可怕,让记者们都找不到可以大书特书的地方。

  胡玖对记者的话全然不懂,好奇的从他身边探头过去,见那年轻人脖子上吊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一副激动不已的模样,平生仅见:“他做什么?”

  “刘洋,去处理一下。”易修现在虽然没有弄清楚胡玖的来历,可是对于她的性子也摸透了几分,冷冷瞥了一眼激动的记者,揽着小丫头的肩膀往楼上走:“他啊,专门拐骗你这种什么也不懂的丫头,遇见了别搭理,都是坏人!”

  胡玖却对易大帅对自己的定位有异议:“我哪里不懂了?”她可是方圆数百里唯一的大妖,不知道受多少小妖们顶礼膜拜。

  胡玖艰难的憋出一句话:“我……我还是会画几道符的。”都怪她当初学艺不精,把老山羊的话当了耳旁风,也只学会一些简单的符,再复杂一点的就……为难了。

  直到两人走进雅间,他才深呼了一口气,扳着胡玖的肩膀让她与自己面对面,郑重叮嘱:“阿玖啊,你以后出去,别跟人说自己会画符啊!”千万别说这么蠢的话,免得辱没了他的名声。

  胡玖不解:“可是我真的会画啊。”她近来虽然早晚尝试过打坐,但发现这个世界灵气匮乏,夜半观星象可知天下大乱,想要修炼极为艰难,不过想来画几道符也不是不能的。

  店伙计上来报菜名,易修还罢了,胡玖听到那一连串菜名,但凡里面有鸡的都恨不得尝一遍,易修都快点出一桌全鸡宴了,等菜端上来,却拦住了准备伸爪子的胡玖。

  胡玖伸爪子去够鸡大腿,这次连手腕都被易修抓住了,顿时极不耐烦——这只人类崽子太没眼色了,没看到本仙要进食?

  易修:“你往后只要不在人前面说什么算命之类的事情,只要表现好,我就买鸡给你吃?”

  易修坐在旁边,时不时替她挟点菜,但那些菜几乎都被她无视,胡玖两腮鼓鼓,只盯着桌上的鸡吃,且速度极快,一块鸡翅膀到了她的嘴边转瞬就只剩下干干净净的骨头,搞的易修都想看看她是不是舌头上还安装了别的奇怪的装置。

  胡玖却当了真,连鸡都不敢吃了,重新端详易修,在见识过手*枪跟汽车之后,也不知道这只人类还私藏着什么厉害的法器,她再也不敢托大,还当易修看出真身:“你……你怎么知道的?”

  处理完记者的事情之后,刘洋才回来,走到雅间门口便听到易修爆发出一阵大笑,顿时愣住了。

  易修大笑出声,只觉得胡玖吃的小嘴油汪汪却震惊的模样活脱脱一只偷鸡吃被逮到的小笨狐狸,又呆又可爱。

  他大掌在小姑娘脑袋是狠狠揉了几把,直揉的她快要发火的时候,终于停止不笑了。

  很多年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倒霉蛋,爹是个风流鬼,娘是堂子里出来的头牌,出身是一生洗不去的污点,时常被人诟病,兄弟们都是一帮豺狼,他只有比豺狼更狠,才能在群狼环伺之下获得生机。

  正如外界所言,他的手上沾满了亲人的血,内心里无时无刻没有停止过算计,这导致他敏感而暴躁,上位之后还清算过一批督军府以前嘲笑过他们母子的旧人,从佣人到易为民以及各兄弟们的副官,还有那些不得不别府而居的……易为民的姨太太们。

  世间法则从来都不是温和与慈悲,而他也从来没有一颗宽容之心,有的只是睚眦必报。

  他决定顺着这个小丫头说话,于是又恢复了他平日那副阴沉沉的神气,摸着下巴说:“嗯,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一只小狐狸。”

  督军府的日子太滋润,胡玖都有点不舍了:“你今天请我吃鸡,是要送走我吗?”

  易修好不容易遇见这么单蠢又好玩的小姑娘,光是她那种没见识的样子就让人好笑,还容易相信他说的话,更不知道她那个神棍师傅还给她灌输了多少让他发笑的东西,他忽然觉得,当初捡她回来,真是个再正确不过的举动。

http://petetracey.com/bingyijingsheng/23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