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兵要地志 >

解密二战中日本的岛屿兵要地志图(DOC)

发布时间:2019-08-10 15:0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解密二战中日本的岛屿兵要地志图.(DOC)_幼儿读物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解密二战中日本的岛屿兵要地志图.(DOC),百慕大二战岛屿,日本二战丢失的岛屿,二战美国日本岛屿之战,二战美国英国驱逐舰换岛屿,二战美军打日本共打了多少岛屿,二战美军岛屿战发盐丸怎么回事,二战时日本南方军热带岛屿野战生存,二战喷火兵死的最快,骑砍二战怎么找特殊兵

  解密二战中日本的岛屿兵要地志图 沈克尼 太平洋上空的关东军航测队 我手中有一册抗日战争中缴获侵华日军的《航空写线 年由“满洲航空株式会社”出版的航空摄影测图的技术手册, 使我联想起当年驻屯“满洲”即我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第一航空写真 班也就是航测队。 “满洲航空株式会社”出版的航空摄影测图 1944 年美军攻占塞班岛之后,新闻记者出身的美国情报专家 拉.法拉戈发现被歼日军的两个师团是隶属于关东军的番号。于是他 查阅日军的战斗序列, 发现太平洋战场包括瓜达尔卡纳尔岛在内的许 多岛屿上都有关东军的部队。他断定,美国海军情报部门的卡尔逊上 校所谓的“日本军队的精华”的大部分基本兵力已在逐岛攻击战中被 美军消灭了。翻阅日本有关“外邦图”(外国地图)史料,发现不仅 关东军的战斗部队调到太平洋战场, 其航测部队也参加了太平洋的岛 屿作战,即测图。 1943 年 4 月,日本侵略军为应对太平洋战场,特别是在新几内 亚作战中地图不精确, 第 8 方面军要求驻中国沈阳的关东军第一航空 队写真班紧急调到拉包尔。这支 240 人的航空摄影队由写真摄影队、 航空输送队、写真作业队等五个单位组成。队长为柴田秀雄少佐,其 成员大部分为“满洲航空株式会社”的社员,即出版我手中这本《航 空写真测量》的公司技术人员。这支太平洋战场日本最大的航空摄影 测图部队装备了经改造的 6 架“九七式”重型轰炸机和 MC 运输机。 机上装备了 6 台德国先进的蔡司 200 毫米的航空相机。而我这本《航 空写真测量》一书中恰有这种航测相机的图片。 日军“九七式”重型轰炸机 德国蔡司 200 毫米的航空相机 1943 年 3 月下旬,关东军第一航空摄影队由中国沈阳出发,4 月 到达拉包尔,5 月即开始,对新几内亚北岸的要冲马当、汉莎湾、韦 瓦克、霍兰迪亚等地进行航空摄影。由于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制空权的 优势,日军对沙拉毛、拉龙、芬什港等一线地域的航摄则无法进行。 这支航测队到达太平洋的新几内亚遂行任务时,番号改变。我从存于 日本东京御茶水女子大学二战中日军调制的岛屿兵要地志图发现, 关 东军第一航空摄影队航测“马当”兵要地志图属名是日军参谋本部, 而执行航测任务的却是关东军第一航空摄影队。 这一时期许多日军航 测的新几内亚的兵要地志图属名为 “冈 1601 部队” 和 “冈 1371 部队” 。 “冈”即日军南方军的代号,这其中哪一支,或两支都是关东军第一 航空摄影队,目前笔者尚未知晓。 “冈部队”测绘的兵要地志图笔者知见的有 1:50 万比例尺荷属 北部和南部新几内亚兵要地志图,还有 1:25 万巴布亚新几内亚、帝 汶、印度尼西亚松巴哇岛兵要地志图;1:20 万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和 1:20 万缅甸兵要地志图;1:15 万兵要地志图有新乔治亚岛和新喀里 中心城市努美阿。也有少数 1:5 万的大比例尺兵要地志图,如印度洋 东部的科科斯群岛。 研究航摄照片的日军 1941 年 7 月,美国和荷兰对日本实行石油禁运,日本瞬间失去 了 95%的油源。日本军方估计,若石油禁运无法打破,其能源储备只 够日本维持一年半左右。于是日本军方决心孤注一掷,在偷袭珍珠港 美军基地之后,日本南方军又攻取英属马来西亚、美属菲律宾,以及 荷属东印度,即今印度尼西亚。原日本防卫大学教授田中宏巳在《西 南太平洋方面的地图资料》一文中说,太平洋战争伊始,日军势如破 竹,日本南方军威字 1588 部队和威字 1160 和 1373 部队(“威”为 日军南方军代号),以及第 11 测量队在虏获的英、美测绘的地形图 的基础上,将英文翻译成日文,并换算度量衡后印发其各部队。日军 还完好无缺的虏获了荷兰制作的爪哇 1:5 万的地形图,驻雅加达的 “治 1602 部队”和 1601 部队(“治”为日军第 16 军代号)等测绘 单位印制这些地形图供日军使用。 日军翻印的荷兰测绘的 1:5 万印尼地形图 2010 年 5 月,我应邀访问日本仙台的东北大学地理室,在馆藏 的数以万计的“外邦图”即外国地图中就见到上述这种地图。我发现 日军只是将这些地图的地形、 地物符号在 “凡例” 中用日文加以说明, 而地名的读音并未对译。而我见到过侵华日军在复制翻印中国陕西 1:10 万地形图上,对重要地名用绿色片假名注上汉语读音。顺便一 提,二战中参与太平洋岛屿测图的第 11 测量队即来自日本仙台。 日军大比例尺海岛兵要地志图 日军地形图一般定为“秘”,对缴获翻印的敌军地形图则注“部 外秘”即对外保密,而在地形图加注地理人文等作战所需的各种情报 资料的兵要地志图则定为“极密”。日军参谋本部及南方军测绘队在 侵略战争中曾对太平洋战区一些岛屿进行多种手段的侦察, 编绘了所 谓的兵要地志图。例如:“冈部队”,即第 8 方面军制作的 1:25 万兵 要地志图,其“资料出所”注明来自“空中侦察、现地侦察、宣教师 (传教士)、土民、谍报”等。这些图对日军侵略作战所需的地形、 气象、水文、人文等情报用红蓝两色文字做简要注记。 我所见过的二战中日军大比例尺岛屿兵要地志图有 1:1.2 万阿 留申群岛图,1:2.5 万提尼安岛、罗塔岛、1:2 万库赛岛,1:5 万的 印度洋东部科科其群岛,还有“雪第 3520 部队”,即日军第 36 师团 所属部队调制的 1:5 万新几内亚的萨尔米兵要地志图等等。 提尼安岛,美军就是在该岛机场组装,并起飞轰炸广岛 提尼安岛航空照片 这类大比例尺图的兵要注记较详细。 其关注点首先是环岛海岸各 段地形对登陆作战的难易、信风、潮汐、港湾、锚地等,记载较细。 如阿留申群岛中对海上具有方位物意义的小岛还附有写景图注明 “岛 形明了,航空航海好目标”,以便海空辨识。这类大比例尺兵要地志 图对岛上的地形描述较具体,如通视展望良好之处,对学校、官厅的 俱乐部则注明部队的宿营能力。一如侵华日军对中国战场的兵要调 查,对步兵难以通行之地用红色网线标出范围。如密克罗西亚联邦的 雅浦岛,是将各种情报资料,用较为详细文字加注在日军缴获并翻印 的 1:72571 比例的海图上的。用红色文字注记的内容有“概说”(基 本情况)。以及风向、雨量、路上基地、水道、良港、人口、种族、 耕地、物产、气候、疾病(赤痢、肺结核、淋病)等项;用蓝色文字 注记,环岛沿岸各点的潮汐、水深、舟艇通行状况等。 日军岛屿兵要地志图重视登陆点的潮汐状况, 特别是一些供战术 使用的 1:2.5 万和 1:5 万比例尺的兵要地志图, 记述详细到以某点水 际到滩头至环岛公路标明 150 米。此段运动速度,日军用当地人进行 测试“土人轻装一分四秒”。某些地段注明“满潮 1.5-2 米内外,卷 波、干潮时可徒涉登陆”。更有形象的描述岸滩水深“满潮至腹,干 潮时至至头及腋下”。我怀疑此语将涨潮及退潮情形颠倒了。日军兵 要地志图内容的详略也是编写者,乃至部队军事素养的体现。 日军海岛兵要地志图注重海岛各点通行、 通视、 展望情况的记述。 或许是日军认为登陆作战是海军陆战队和陆军轻装步兵的任务, 对岛 屿植物的疏密和山地的攀登等通行力等项内容, 调研者以 “徒步兵” 、 “独兵” (单兵)为标准。似无炮兵等其他兵种的“合同作战”意识。 而我见到日军参谋本部 1939 年绘制的 1:2.5 万《香港防御设施图》, 除准确标绘驻港英军 80 处兵营、弹药库、探照灯、火力点、散兵壕, 以及青衣岛炮台正在构筑的加农炮阵地外, 还将名梨背贮水池东侧山 间小道用红字标注“驮马山炮得以通行”等语。读日本防卫厅战史室 编写的《香港作战》可知,日军第 38 师团参谋长阿部在其回忆录中 对此图颇多赞扬。 日军 1:2.5 万香港军事设施图局部 日军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专门规定有兵要符号, 规范兵要地志图 以减少文字说明。 我曾做过统计, 侵华日军调制中国的 1:10 万和 1:50 万兵要地志图的图式约有 40 种兵要符号。而日军岛屿兵要地志图, 特别是 1:2.5 万大比例尺图附有“凡例”,根据海岛地理特点,补充 说明新增的兵要符号。例如:日军参谋部 1944 年调制的南太平洋罗 塔岛、库赛岛、雅浦岛图幅中的“凡例”增加了教会、牧场、农业事 务所、军用地、可耕地、村界、阔叶林、疏林、上陆方向等。还有的 图增加了部落界线、总村长居住地、信风方向、草原、椰林,以及以 齿线标示不能登陆的地段。这些都在“凡例”中加以说明。 附“凡例”的日军库赛岛兵要地志图局部 日军 1:50 万兵要地志图 日军成图范围较大的是 1:50 万的兵要地志图,其注记内容较宏 观概略。主要供高级司令部参谋人员计划战役使用。这种图日军在中 国战场上通常作为以文字为主的兵要地志的参考图。从现存的图看, 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 1:50 万兵要地志图几乎覆盖菲律宾、新几内亚 和所罗门群岛。 从参谋业务角度讲,我认为日军 1:50 万兵要地志图,作为地图, 地形过于简略;作为兵要地志,文字又过于简略。无怪乎战后日军 的兵要地志成为日本军人和战史研究者诟病的对象,甚至被归为日 军战败的原因之一。 我见到二战中日军 1:50 万的岛屿兵要地志图多为 1943 至 1944 年调制的。无论是菲律宾、新几内亚,还是所罗门群岛的 1:50 万兵 要地志图,其共同的特点是关注岛屿沿岸的水文和信风,舰艇锚泊、 隐蔽情况,以及大部队登陆的难易这些用兵的要素,环岛逐段用线标 出以文字分述。而对岛内地形记述寥寥。太平洋战争主要是美、日之 间海、空力量的较量,因而岛内地形日军主要关注机场以及适建机场 的地域和通道情况。 菲律宾有 7000 多个岛屿, 从吕宋岛到棉兰老岛向南绵延 1000 公 里。在太平洋战争中,因其临近东南亚海岸线的战略位置,而成为激 烈争夺的海陆战场。其兵要地志图是用日军“渡集团”,即 14 军缴 获的 1:50 万英文地图做底图,将调查所得的作战情报极简要的记录 在图上。我认为日军 1:50 万比例尺兵要地志图中较规范详细的是菲 律宾。如某岛“珊瑚礁形成,沿岸暗礁多,入港困难,需水道资料和 老练船长”。又如某麻田“展望射击困难”,某道路由“珊瑚礁渣铺 装”,某地域“适于大部队宿营”等等。 日军“渡集团”调制的 1:50 万菲律宾兵要地志图 日军“冈部队”(即日军第 8 方面军)写线 年在 虏获荷兰绘制的 1:25 新几内亚地图基础上制作了 1:25 万兵要地志 图。原图用地貌晕渲法显示,地形简略。其兵要注记主要着眼机场和 通道。1944 年日军参谋本部又编印了 1:50 万新几内亚兵要地志图。 该图是将日军缴获荷兰绘制的 1:50 万行政图做底图,将用兵要素记 录在图上。因原图未显示地形,该套地图对岛内只记录各点河流、道 路的通行状况。其情报来源是依据《新几内亚水路志》、南洋经济研 究所编纂的《新几内亚地名集成》,及其他资料。 日军参谋本部编印的 1:50 万新几内亚兵要地志图 所罗门群岛因无底图,1:50 万兵要地志图地形为日军草绘,较 为概略。该图对环岛逐段加兵要注记。瓜达尔卡纳尔岛是所罗门群岛 的第一大岛,二战中此岛因美、日两军反复争夺苦战出名。我较详细 的研究过这幅兵要地志图,地形显示概略,等高距为 200 米。一如日 军其他海岛兵要地志图,瓜岛也是将调查重点放在海岸各地段。某段 “海岸多沙,高潮时水线到乔木”;某段“潮流强,且不规则,小舰 艇好锚地”;某段“东南信风,好锚地”等等。岛西北地带 4 个机场 相连。而岛上最高点 2400 米的山脉,仅一句话“云连山郁葱密林”。 我依图判断,瓜岛南岸以断崖临海,似无陆军登陆可能,海军舰艇亦 无法锚泊隐蔽,因而注记空白。 日军 1:50 万瓜达尔卡纳尔岛兵要地志图局部 日军《兵要地理调查参考诸元表》 1945 年 5 月日军大本营陆军部颁发以美军为主要作战对象并着 眼本土防卫的《兵要地理调查参考诸元表》,其中登陆作战对港湾水 面积、水深、港口、泊地静稳程度、岸上的余地、碇泊设备、接岸设 施、路上设施等的调查要求列表说明十分详细。又如登陆作战的气象 观察表中对晴好天气和恶劣天气对敌我双方的利弊如何判断, 并提示 以往的战例作为参考。如恶劣天气的日军阿留申岛登陆作战,又如晴 好天气的日军提尼安岛登陆作战。然而,要求归要求,何况是日军形 将败亡前迟到的要求。 我见到的二战中日军 70 余幅海岛兵要地志图, 其多数对港口资料记述简略,甚至没有。我在 1944 年 12 月日军大本 营陆军部制作的中国《海南岛近旁兵要地志图》上看到,海口港记载 内容相对略多,而对三亚的榆林港的记述则寥寥数语: “大集团碇泊 可能,西方海岸适于部队登陆”,“港湾设施、海军栈桥、五吨起重 机三座,三吨起重机三座,有其他炭水设施,现在的设施能力约 2430 吨”。 值得指出的是,日军兵要地志图对“土人”即当地居民的记述, 特别是政治倾向也十分简略,甚至没有。如菲律宾“住民状况”中说 “一般对日本有好感”;所罗门群岛“土人九万,文化低俗”;瓜达 尔卡纳尔岛附近岛屿“水道沿岸土人部落多,住民亲切”。 事实上,面对凶残的日本侵略军,当地民众反抗力量遍布各岛。 菲律宾有 25 万游击队,仅吕宋岛就有 11 个抗日武装团体。这些游击 队破坏日军通讯线,炸桥梁,协助美军夺取飞机场。菲律宾的军事史 书记载“游击队员们挽救了数千美军的生命”。在瓜达尔卡纳尔岛, 当地居民为被称为“海岸守望者”的美国情报人员提供食物和日军动 向。 日军兵要地志图掩耳盗铃的回避占领区居民的政治态度和战争的 侵略性。 菲律宾游击队和美军研究缴获的日军地图 忽略海岛生存条件调查的日军兵要地志图 战后日本史学者藤原彰在《饥饿的英灵》一书中悲叹“由于日军 在太平洋战争中兵要地志调查不足, 致使部队在补给断绝的条件下现 地自活(即野战生存)失败”。因而,我翻阅二战时期日军绘制的太 平洋岛屿兵要地志图,十分关注图中有关岛屿生存条件的调查。 1943 年日军统率部认识到太平洋战场危局显现,特别是补给供 应。于是陆军省编印了《现地自活(衣粮)的胜利》,即部队野外生 存教材,专门发给太平洋战场的南方军。但从我所见到的日军岛屿兵 要地志图来看, 其调制者似无 “现地自活” 的意识。 日军详细的 1:2.5 万的提尼安岛兵要地志图对地形道路、山地、林地,对步兵的通行、 射击、 展望的影响都有记录。 而对军队生存条件的调查叙述只字未提。 又如菲律宾中部的萨玛岛兵要地志图中记述:“饮用水,雨水。使用 井户少。”斯高岛“沿海岸一带有椰子林,部队行动容易。”波荷岛 “本岛产稻米,住民需要不足,要从棉兰老岛、内格罗岛输入。副食 品和代用食品少。”罗他岛“米产不足,牛肉、牛乳、鸡蛋等产出多。 淡水鱼廉价产量多。”达沃岛“海岸椰子林多,生产椰子油。陆稻生 产住民食用充足,尚有余。住民养猪、鸡。野生牛相当多。”新乔治 亚群岛“现地物资状况,甘薯、玉蜀、蔬菜等田地可见。甘薯登陆之 初代食,现在挖掘殆尽。大部队给养维持不可能。”哈根岛“地区寒 暑差异,夏服、军毯要携行。”等等,仅此而已。此外,日军岛屿兵 要地志图无论何种比例尺的图幅都明显忽略饮用水的标注。 相反侵华 日军的兵要地志图中对此重视,特别是水井的水深水量。而关东军则 在东北地区专有给水兵要地志。 野炮第五联队士兵渡边胜三郎《绘本南战录》中“临渴掘井”图 说到海岛生存条件的调查,不能不提美、日两军殊死争夺的瓜达 尔卡纳尔岛(下称瓜岛)。该岛长 150 公里,宽 50 公里,一条蜿蜒 起伏高达 2400 多米的死火山贯穿全岛。只有北部沿海起伏的丘陵与 平原之间的狭长地带便于部队展开行动。 即便是这里, 也是河流交错, 山岭连绵,还生长着片片锋利如刀的杂草,密不透风的热带雨林,降 雨时的阴冷,随之便是酷热。河流密布,河中和湿地到处是鳄鱼,还 有大蜥蜴、毒蘑菇和蝎子,以及咬人的白蚁,吸血的水蛭等等。占据 瓜岛的日军调查绘制兵要地志图时,除了河溪中的鳄鱼,其他似乎视 而不见。日军兵要地志图对瓜岛的生存条件仅记叙了“饮水从河川可 得,山地困难。食物海岸地有小量椰实以外,其他皆无。雨季卫生状 况极差,后半夜气温低。美军卫生状况良好”等语。 辻政信瓜岛及日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田中新一回忆录 日军对战场生存条件的忽略在瓜岛作战遭到了报应。 由于日军的补给线被美军切断,瓜岛的日军只得吃草根、苔藓和 槟榔子。辻政信大佐在其《瓜达尔卡纳尔岛》一书中记述了许多生还 者的战地日记:“大米早吃光了,连椰子也没有了”“最近,山上明 显少了四脚蛇,在这块地上,它是惟一的上等佳肴”“今天,再去挖 野菜,这是我们一整天的粮食。”日军步兵第二师第四联队军医吉田 秀大尉回忆说:”瓜岛的敌人有两个,第一个是饥饿,第二个才是美 军。”因而瓜岛被称之为“饥饿岛、死亡岛”。 其实日军即使在岛屿兵要地志和途中重视了战场生存条件的调 查和记述又能如何?劳师万里的侵略战争注定了日本军国主败亡的 命运! 日本军医关于瓜岛之战的回忆文章 美军进攻瓜岛的情报是七张风景照片 根据战后出版的日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田中新一回忆录 《田中作 战部长的证言》一书,日本对所谓“南方作战”的计划和准备是 1942 年 8 月,下达作战命令则是 1942 年 12 月。我所见到的当年日军计划 首先打击的香港和关岛附近的瓦无岛 (亦译为瓦胡岛) 的兵要地志图, 分别是 1939 年和 1941 年成图的。 而太平洋战场其他作战所需的岛屿 兵要地志图则是战争中后期的 1943 年和 1944 年间调制的, 可谓雨后 之伞。其实二战前,美军对瓜岛的军事测绘也是未引起重视。 美军航拍的瓜岛北岸照片 瓜岛在地图上看象是显微镜下的杆状菌。 因此美军的通信密语中 称瓜岛为“鼠疫”。美国海军情报部门的搜集瓜岛的地理资料发现只 有两本有关所罗门群岛的书籍,一本是 1893 年的英文本,另一本是 1903 年的德文本。而地图也只找到一张成图于 1792 年,由爱德华. 曼宁船长绘制的所罗门群岛海图,都没有多大用处。美军得知日军绘 制有瓜岛详细的海图,决定派弗兰克.高芝上校盗取日军地图,其结 果不详。其后竟是照片帮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忙。美国情报专家拉. 法拉戈在《斗智》一书中指出:“在情报工作里,普通照片和风景照 片等都是情报搜集者的对象。……1942 年 8 月第一批海军陆战队开 进瓜达尔卡纳尔时所用的进军情报便是七张这类照片拼凑成的。 这几 张照片是一个在战前到所罗门群岛去旅行的人所拍摄的”。 在瓜岛立功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侦察兵 二战中,日军调制的各个侵略战场的兵要地志图,特别是海岛的 兵要地志图,绝大多数在日本军队投降时被销毁。侥幸留存下来的这 些多数保存在日本一些大学的图书馆和地理教研室中。 这些 尘封的地图向世人昭示,上个世纪,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践踏过这些 土地,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http://petetracey.com/bingyaodizhi/46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